原谅我这个爬墙的人吧

那些年,错过的本子。<(。_。)>

【延禧攻略/得体cp】夭桃穠李(上)

北窗眠:

富察傅恒X魏璎珞 新婚设定


历史没让你们回来,我请你们结婚▪梗


尔晴没黑化设定 小姐姐们的友情感天动地


他们属于彼此


OOC属于我


指路夭桃穠李(上)夭桃穠李(中)夭桃穠李(下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九月初八,却是一天大雨如瀑。


皇后正在歇晌,内室只静静地点着檀香。璎珞微微撑开外殿的雕花木窗,窗上糊的明纸潮得翘起了角,她唤过小宫女,轻声道,“赶明儿天气晴了,记得换了这明纸,皇上和娘娘常在这榻上临窗读书,喜欢亮堂。”


“这一句话嘱咐了几遍,也不嫌聒噪,”明玉放好了帐子,盈盈上前,压低了声音,嘴上却不饶璎珞,“当离了你我们就不会当差了。”


璎珞在宫里多少年,自然分得清谁是真心假意,她笑开来,道,“我可是觉得,你离了我,连茶盘也端不稳了。”


明玉被逗得脸上挂不住,杏眼一瞪璎珞。尔晴见她们又不安生,挥挥手遣了不知所措的小宫女,又扯了他们两个到宫女值夜的抱厦里。一合上木门,她抬手就给了两个姑娘一人一个栗子,道,“就知道闹,要是吵醒娘娘可怎么处?你们呀,也长进些吧。”


明玉和璎珞小心觑一眼尔晴的脸色,各自攀上尔晴的手臂,直拉着她在暖炕上坐下。小几上藤木箱子里衬着棉垫子,保温着一大壶茶水,专给当值的宫女太监们杀渴用。璎珞想了想,也不用它,径直开了箱柜,拿出一包茶叶和三只小盖碗。明玉和尔晴认得这是娘娘赏下来的新茶,她一向舍不得吃的。


“你向来不管娘娘殿里的茶水,想也是沏不好的,仔细糟蹋了这些茶叶。”明玉也不多问璎珞的意思,说着就接过她手里的茶具,熟稔地排开来。


一时,茶香氤氲。


明玉亲斟一杯递给璎珞,雪白的小盖碗持在她的手里,恰似雪一捧。水汽将两人的眉眼模糊了,这碗茶递出去,就权当是递出了长春当差的岁月。再深刻的时间回首望去,也不过溶在这一盏茶汤里,涩涩的,却回味悠长。


璎珞低头品了,再抬头时与神色已与平常别无二致,“明玉,你沏茶的动作真好看,就像娘娘珍藏的古画一样。”


“喝了我的茶,却只赞茶艺,不赞茶汤,莫非是说我尽是花架子么?这可说不过去。”明玉嘴角一抿,伸长手臂隔着桌子就要去拧璎珞的鼻尖。


璎珞一时躲不及,鼻尖被一拧变得粉蕊蕊的。却是尔晴先笑开来,三个姑娘也品不得茶了,泠泠笑音盖过了雨声,宫里许久没有这么畅快的笑声了。三人也不知自己在笑些什么,只是觉得这种日子就要不见了,不知是谁先停下来,直望着雨滴拍打的窗棂。


尔晴见璎珞脸上有些不自在,柔声道,“你莫要担心,这雨多半傍晚也就停了,明儿定是一个顶顶好的晴天。”


璎珞只是回握住尔晴的手,简简单单的词句被她说得郑重,“尔晴姐姐,璎珞多谢你。”


抱厦里安静了下来,等到小宫女来唤几位姐姐上殿时,还看到三个姑娘的手握在一起。




九月初九,魏佳氏出阁,应了尔晴的话,是个顶顶好的晴天。


璎珞昨晚通宵难眠,说来也奇怪,往日当差的时候,就是两三宿不睡也使得。而今,却整个人都飘飘忽忽,起身时还慌忙要上殿伺候皇后梳妆。她就这么恍惚地看见自己点了唇脂,画了眉黛,挽了发髻,戴了凤冠。黄铜镜影绰绰,她小心地抚上镜中人的脸颊,仿佛镜中人影才是真实的,自己还是那一个当差的小宫女,这不过是一个雨打合欢后的梦。


“璎珞姐姐?”小宫女这样唤她。


“娘娘可起了?”璎珞才回过神,忙忙地就要从厢房里出去。


小宫女忙忙跟上,“才叫人,璎珞姐姐慢些。”


璎珞却像一阵风吹进了内殿,皇后刚刚在梳妆台前坐下。尔晴和明玉见璎珞红妆而来,不约而同低了头,微微错身眨了下眼睛,露出一个宽怀的笑来。


“璎珞来了。”皇后还未梳发,笑意婉然,“怎么又胡闹?怎可从厢房里随意出来了?”


“娘娘,”璎珞跪下,几次张口,却不知该说些什么。是该感谢娘娘长春解围,还是该感谢娘娘亲授诗书,或是该感谢娘娘成全自己?她只是觉得,娘娘和自己之间并非只是感激可以说得完。璎珞有的,都是皇后给的;璎珞没有的,皇后自然也不缺。娘娘是主子,是老师,更被璎珞当成姐姐。这和她出嫁从夫,尊皇后为长姐完全不同,那是一种小兽物一般的依恋,收起浑身的尖刺,低头凑近唯一的温暖。璎珞在皇后面前就是个把一颗真心忠于皇后的姑娘,她能想到的只是跪下来,真心实意地给皇后磕了一个头。


“跪下做什么?来日做了本宫的弟妇,要是爱行礼啊,有的是你行礼的时候。”皇后抚上璎珞的额角,“嫁衣很好看,也是,姑娘家穿正红色都应该这样好看。”


璎珞一笑,眼睛里还有点点晶莹,她接过小宫女手里的象牙梳,道,“娘娘,请您允了奴才,再为您梳一次妆发吧。”




皇上大概是为了来瞧皇后,驾临长春宫给璎珞出嫁做面子。他也不通报就进了殿,没给璎珞什么好脸色,兀自在皇后对面坐下,“魏佳氏,怎还在殿内?”


璎珞忍住笑意一福,道,“奴才给皇上请安。回皇上的话,娘娘恩典奴才在长春宫出阁,奴才特地前来谢恩。”


长春宫出阁,是从正殿出阁,还是从西偏殿出阁着实不同,璎珞自知没有身份从正殿上轿,正要退出。皇后一扬手叫住了她,“璎珞,本宫送你。”


她抬手唤来宫女,托盘里安置着红绣缎的盖头。




吉时已到,长春宫素来雅静,此时正红色却比宫墙的朱红还要耀眼。


璎珞被喜娘搀上花轿,耳边还回响着皇后的嘱咐,“从长春出阁,这里也算是你的娘家了。成了亲,也多递牌子进来瞧本宫。”她的视线全被盖头蒙住,却清晰知道花轿每一步走在哪里。这是娘娘的茉莉,这是娘娘罚我思过的地方,这是娘娘在高贵妃面前救下我的地方……


“这个暴躁丫头好命,在长春宫,娘娘是轿子抬进来的,咱们是跪着进来的,再不成想,这丫头被吹吹打打迎了出去。”明玉的杏色旗装上一朵合欢花绣落了红彩纸,她也不掸落,只是轻轻捻起来。


尔晴悠悠走回廊上,把帕子系在扣间,道,“尽说些好没意思的话。怎么没进去伺候?仔细娘娘叫人。”


“小宫女们也知事了,在里面伺候着呢。怎么,我竟连一句话也说不得了,”这话本是极尖利的,明玉却道得极轻极柔,不像是抱怨,倒有几分怅叹,“也就今日还能说几句,我知道你也是想说的,只是道不出,我便替你说了。”


“这也是孩子话,”尔晴望了几眼长春宫的宫门,璎珞被抬了旗,也算不得魏家的女儿,就是从长春宫送了嫁,轿子正是从这红宫墙琉璃瓦漆金描银的宫门走出去的,“新进来的小宫女都要唤你一句明玉姑姑了。”


“是了,做了姑姑,再做了嬷嬷,这一辈子也就到头了吧。”明玉抬头看看碧蓝如洗得天空,被宫墙围得四四方方,她想从着天上看见什么,哪怕是一只鸟。只是天上,除了几丝云气什么也没有。




富察府的前街,可端的是十里红妆。


皇后不肯委屈了璎珞,自给璎珞添齐了一整副嫁妆。傅恒骑马戴花,他倒是有心想要快些打马,催着这一副仪仗把他的璎珞娶回府中。却因为不合规矩,不得不耐着性子,所以难得生出些市侩想法来。姐姐准备的嫁妆倒好,从富察家走,还是抬回了富察家,另外,还抬回了普天下独一份狡黠精灵的小妻子。想到璎珞的眉眼,傅恒心里甜透了。傍边骑马的海兰察用马鞭悄悄一捅傅恒,示意他收一收嘴角的弧度。傅恒却不怕,他偏偏就想让全京城百姓知道,他娶到了最心爱的女子。


富察家匾额高悬,富察傅恒迎正妻魏佳氏归。


红绸的另一端就是璎珞,傅恒的手微微发抖,他感觉到了璎珞手心的温度从红绸传了过来。不知喝了多少杯佳酿,应付了多少喧闹的宾客,等到真正回过神来,手中已经稳稳地握了喜秤,璎珞正端坐在喜床前。


傅恒只觉得手中的喜秤比他的弯弓还沉重,他一下子没控制好,用了过大的劲力,差点儿掀翻了盖头。他看见对自己说出过“人头猪脑”的讥讽和“我答应你”的爱意的朱唇,他看见为自己笑也为自己流泪的凤眼。她平日总是宫女的布衣素裙,此番大妆起来,越发明艳不可方物。


“璎珞……”傅恒觉得自己大概是醉了,在这一场红烛银宵的梦境里丢盔弃甲。这两个字像是叹出来的,用尽了一生的运数和机缘。


“少爷?”璎珞启眸一笑,偏头看着傅恒,从下向上的视角很容易把人看得面相凶恶,她看着傅恒好看的下颌线条,又看看愣愣的傅恒,笑容更明显了一些,整齐的贝齿也露了出来,小小巧巧。


不解风情的小少爷似乎在意的并不是巧笑倩兮的小妻子,他把眉间蹙了起来,“以后莫要再旁人面前这样笑。”


璎珞哪里是个省心的,她只做出疑惑样子,“旁人?那娘娘呢?尔晴姐姐?明玉?阿玛额娘?你的叔伯兄弟?”璎珞一个一个地数着,都是些小夫妻得罪不了的人,她点出一个人就竖起一只手指,直到一只手用完了,就顺势在傅恒的前额上轻拍了一下。她做了十足的小女儿娇态,滑腻的指尖只一点,留下缱眷的余味。


傅恒正在为璎珞唤了声阿玛额娘感到惊喜,额前的温热触感让他回过神来。璎珞还只在得意,傅恒却突然欺身上前,出其不意的兵书教诲用于闺房之中也未尝不可。“除了我,不准对旁人这般笑。”傅恒离璎珞不过一寸,两人的鼻尖几乎腻上。璎珞睁大了眼睛,傅恒叹了口气,正想拉开距离,侧身在璎珞身边坐下,胸膛前就扑上来了一位富察少夫人。


“我吃你一吓,你吃我一吓,这才算是公平公正,”璎珞的动作大了些,傅恒的团花喜袍蹭上了些许珠粉,头上钗环玎珰,“富察少爷熟读圣贤之书,深谙君子之道,定知的。”


傅恒却不接话,就着这个姿势,手掌抚上璎珞的后颈,“可是累了?这冠子少说也有几斤重吧。”


“哪里就累了?我巴不得多戴几时呢。”璎珞眼波流转,满满地盛着傅恒一人,“你可知为什么?”




——“因为只有今天,九月初九,我才完完全全是你的妻子。到了明天,我便还要是阿玛额娘的儿媳妇,你兄弟的长嫂,你子侄的婶子,你富察家的少夫人。”璎珞说过她怕死,但声线始终是硬的,此时少女的眼神清澈,却软语道来,将满腔真心交给了自己的良人。


傅恒吻上璎珞的眼睛,少女的羽睫像小雀一样不安地颤动,他放过了这双眼睛,吻上她的朱唇,缱眷间只重复着一句话,“你永远是我唯一的妻子。”


璎珞并不会许多,但就是她的一颦一笑,一喜一嗔总在傅恒心里。


少年结缡,总还有一生去品味,一生去扶持。


TBC


*这是我心目中的尔晴和明玉。



评论

热度(1143)

  1. Yvonne.T北窗眠 转载了此文字